我最看重的三件事情(上篇)

待办事项工具 Todoist 官方博客最近有一篇文章,讨论人们应该将哪些事情放到优先级的前列,又应该将哪些事情排除在外。我读完很受启发,决定写这篇文章来介绍自己的优先级和我的态度,下一篇会介绍我针对这些事情所使用的工具及操作方法。

1 健康

相信尽管大家都明白健康的重要性,但在日常生活中,健康常常为其他或紧急,或重要的事情让道。但我想提供另外两个角度看待健康:精力水平和身体信号。

Aaron Swartz在他关于时间管理的文章开篇写道,时间具有不同层次的质量,且人们如何度过时间和他们的心理有关。一天二十四小时,每一分每一秒从本质上看并没有什么不同。但由于我们可分配的精力、注意力和体力水平不同,时间的质量也就不同。因此我们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。也即管理精力而非管理时间。

一天的精力分配

为了探究什么是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,我开始观察自己一天中的身体表现。什么时候我精力充沛且注意力集中?什么时候我精神低迷、注意力涣散?什么时候体力值高?什么时候疲劳无力?而在这些情境下,分别适合完成什么事情?以及什么事情对后续事情完成质量起关键性作用?

目前只观察到一天内自己精力水平的趋势,还想进一步观察一周甚至更长周期内精力水平变化。以及希望探索自己的精力水平如何根据情境变化。

接收自己的身体信号

一天内精力水平变化是一个相对固定的流程,但我会根据自己身体发出的信号随时做出调整。如果感觉到疲劳就休息,如果感觉自己注意力涣散就停止工作。如果不这么做,一方面对身体的损害在不断积累,另一方面这种情况下所完成的工作往往需要返工。

2 人际关系

最近我一直在思考自己和周围的人的关系。

首先是家人,自己这几年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。前几年,更关心的是自我成长。最近,当父母年龄开始朝着50岁迈进,且生活中发生了一些变故后,我开始思考自己和家人的关系。家人一直是给予的那一方,可以直观感受到的,是物质上的给予。隐身在这之后的,是精神上的给予。我发现当自己彷徨、焦虑、感到害怕等不稳定情绪的时候,家人永远是稳定我心神的那一方,他们给予我源源不断的安全感。

但说实话,因为我和家人中间隔了7个小时时差,我能做得很有限。那么,假设他们有任何我能帮上忙,我能做的事情,我希望都能做到。

还有就是朋友,我仔细想了想和我关系很好的几位朋友。朋友们给予我的是愉悦,是感动,是默契,是互补。这些朋友无一例外总会说出一些十分搞笑(褒义)的事情,会提出一些我想不到的观点,又或是在跨年零点钟声敲响的时候会收到他们的消息。他们不像是家人一般永远在我身旁,但支持我的人群中一定有他们的身影。

时间管理中有一环很重要,就是排除干扰。我和家人以及朋友主要通过微信交流,我会屏蔽所有群聊,置顶家人和几位重要的朋友。开启微信通知,这样我可以第一时间收到他们的消息,给予他们需要的东西。如果他们讲的事情不是很重要,而我又在做需要产出的事情,我会直接告诉他们在忙,稍后再联系,他们也都可以理解。

排除负面情绪

与良好的人际关系相对应的,Todoist 博客提到是排除负面情绪。

叔本华在他的著作《人生的智慧(乐观和美貌能让你更幸福)》中亦有提及:

“对不愉快的印象感受力越强,那么对愉快的感受力则越弱,反之亦然。倘若一件事变好或变坏的概率是完全一样的,抑郁型的人通常因为问题的结果也许是不利而感到不安或难过,却不会想到结果也有可能是皆大欢喜的而放松精神。抑郁型的人十件事情即使做成了九件,他也不会感到高兴,只会为了那一件失败的事情坐立难安;但乐观型的人只要有一件事做成了,就会成功地从中找到安慰,并保持愉悦的心情,因为百分之百的坏事实际上并不存在啊。”

幸运的是,我是个不容易有负面情绪的人,但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如此,但和积极的人们待在一起,和家人或朋友聊天,能很好地减少这种情况。另外有时候我也会写日记纾解。

3 有产出的工作

有产出的工作和瞎忙的工作不同,前者是值得放到优先级前列的,后者是应该从待办事项里剔除的。有产出的工作使得你能够运用自己的技能,接受一些挑战,从而创作出有价值的工作。瞎忙的工作,使你看起来很忙碌,且因为受困于忙碌,抽不出身去做真正需要做的事情。

我非常需要区分这两者,我常常受到新鲜事物吸引,掉落进无穷无尽的忙碌陷阱中,回头总结,并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工作。另外还受困于完美主义,总想将一件事做的尽善尽美,但是完美本身并没有上限,大量的工作后收效甚微。

想要解决这个问题,我认为要从以下三点着手:

  1. 抵抗外界干扰
  2. 减少情境切换
  3. 减少内部干扰

我具体采用的工具和方法将在下篇介绍!